女人偷人一般不戴套/分身根部+环/粗长黑红满了好大h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布袋寅泰中文吧
孙桃桃扭头看向兰兰,那美女你呢?

兰兰一心巴结赵泉,赵泉说喜欢什么样的,她就喜欢什么样的,压根就不知道孙桃桃在损她,十分自信的回答:我当然和泉哥一样了,泉哥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,你就别妄想勾搭泉哥了,没听到泉哥说喜欢漂亮的。

钱有福虽然一直没说话,却被兰兰的话惹的噗嗤一下笑了,他一笑,赵泉和孙桃桃也笑了。

三个人同时笑了,兰兰懵了,还没反应过来孙桃桃在损她,急的紧皱了眉头,朝着赵泉撒娇,泉哥,你们笑什么呢,我的话有那么好笑吗?

赵泉捏了捏兰兰的鼻子,没啥,你孙姐夸你漂亮呢。

兰兰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味,却还是没明白过来。

很快酒和菜上桌了,钱有福先给孙桃桃和自己倒了一杯,小桃,我真诚的向你道个歉,这杯酒喝完,我们冰释前嫌。

钱有福一开口,赵泉便知晓了钱有福的目的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看看身旁的兰兰,再看看孙桃桃,心底多少还是羡慕钱有福的。

兰兰看起来确实比孙桃桃好看一些,但他心底清楚,这一切都是假的,而且除了这张脸,兰兰哪里都比不过孙桃桃。

赵泉越想越气愤,明明是自己嘴边的肥肉,却到了钱有福的嘴里,你两个单喝有什么意思,来,大家一起喝。

赵泉给兰兰倒了酒,四个人一起举杯,钱有福很直白的和兰兰碰了一下杯子,来,塑料花,走一个。

兰兰此刻还没明白孙桃桃说的话,还喝的高兴的很。

孙桃桃虽然喝酒,也想喝点,到她心情不好,也怕被欺负,起初喝的很小心,可是喝着喝着她便喝高了,竟主动和大家推杯问盏起来。

一杯白酒下肚,孙桃桃就觉得头晕晕的了。

钱有福和赵泉是生意人,酒量比两个女人不知道好多少倍,钱有福扶着孙桃桃便朝着自己的车上走。

小桃,我送你回家,给个地址我。

孙桃桃喝的头晕的厉害,只想休息,嘴里报着自己家小区的地址,倒在后座就不动了。

钱有福见状,将车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,将车停住,溜到后座便压在了孙桃桃的身上。

孙桃桃睡的好好的,忽然被个人压住,她赶紧反抗,可她已经喝的浑身发软,哪里还有力气。

不要碰我。孙桃桃嘴里嘟囔了一句,酒气熏天。

钱有福哪里肯放开她,伸手就去揉孙桃桃的大肉团,狠狠的揉了两下便将手朝着孙桃桃的下面伸了过去。

孙桃桃喜欢穿裙子,今天同样不例外,穿着一身短裙,钱有福很轻易便将手伸进了孙桃桃的小裤里面。

他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孙桃桃茂盛的秘密花园,开始揉按。

没摸多久,孙桃桃的身体就开始扭曲起来,手去推钱有福的手,说了不要,不要这样。

因为醉酒的关系,孙桃桃浑身酸软无力,没能推开钱有福的手。

钱有福继续行动,很快孙桃桃的那处就是一片汪洋了,十分水灵。

钱有福看得一阵兴奋,伸手便拽下了孙桃桃的小裤,将小短裙推到了孙桃桃纤细的腰肢那。

他将孙桃桃的两腿分开,利落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,露出那个大大的东西,朝着孙桃桃的桃源那顶去。

孙桃桃的身子一动,钱有福的大兄弟直接扎到了孙桃桃柔软的腿根边上,孙桃桃浑身一颤,似乎有股电流窜遍全身,她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。

发现钱有福正在对自己做不轨的事情,她立即挣扎起来,厉声道:钱有福,你这个禽兽,你答应过我什么?

钱有福才不管这些,他已经迫切的想要了。

小桃,我是真的喜欢你,都到这个份上了,你也起了反应,我们就再来一次呗。

孙桃桃使劲的扭动臀部,夹紧双腿,不,不可以。

钱有福抬起孙桃桃的双腿,架到自己的肩膀上,车内的空间有限,这个动作有点憋屈,但也能行动。

他使劲的拍了一下孙桃桃的臀部,示意孙桃桃将臀部抬高点。

孙桃桃不肯答应,不停的反抗,可她根本没办法阻止钱有福的动作。

钱有福挺着他的大炮,毫不客气得扎向了孙桃桃的秘密花园

孙桃桃尖叫一声,瞪大了眼珠子看向车窗外,这一声尖叫有点大,将钱有福吓得双腿一软,差点跪在地上。

他雄伟的家伙差点没直接废掉。

刚刚钱有福根本就没扎进去,完全不懂孙桃桃发出这杀人般的叫喊是为何?

钱有福见孙桃桃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窗外,他转头看去,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,一身污垢的站在车窗外看着他们,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。

钱有福吓的差点跳起来,天比较黑,那个男子一直贴在窗户玻璃那看着里面,钱有福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那个人站在那竟是动都不动一下。

孙桃桃的酒此刻已经醒了大半,她也吓的不行,赶紧抓住钱有福的衣服,哆嗦的说:你你去将他赶走。

钱有福哪里敢去,身子缩了一下,这估计不是个疯子就是个傻子,要是个傻子还好说,好哄骗,是个疯子的话怎么办?

对于不正常的人,钱有福还是很害怕,孙桃桃看到钱有福如此没用,没好气的说:那我们总不能这样呆一晚上吧。

趁着钱有福没注意,孙桃桃顺手将自己的小裤穿上。

孙桃桃恨不得将钱有福给打死,把她带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,企图对她不轨,这个该死的男人。

钱有福没辙了,只能从后座爬到前座去,四处找了找,在车内找了一些吃的,他拿出几袋三明治,将副驾驶的车窗打开,然后将三明治扔了出去。

车外的人瞧见有吃的,转身去拿,钱有福则开车一溜烟儿的逃走了。

孙桃桃松了口气,示意钱有福送她回家,钱有福刚刚被吓,此刻也没了心思,便将孙桃桃送到了小区门口,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便分开了。

孙桃桃长舒一口气,走回家里,心底多少有点开心,毕竟自己升职加薪了。

回到家里,发现王建设和何玉兰都不在,有点纳闷,也没多想,便给周小庄打电话,想将她升职加薪的好消息告诉周小庄。

可是孙桃桃打了好几个电话周小庄都没有接,发短息也和昨天一样没回。

孙桃桃有点郁闷了,有些不解周小庄到底在忙什么业务,为何一直都不理会她,以前周小庄可不是这样。

不想多想,下面刚刚还沾了不少钱有福的东西,她只想快点洗干净。

殊不知此刻何玉兰和王建设正在楼下的公园里私会。

晚上比较凉爽,没太阳,还带着点微风,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夜晚出来散步。

那些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们,站好位置,一跳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
何玉兰觉得家里不方便,便约了王建设出来公园约会。

看到何玉兰特意打扮了一下,王建设的心底还是很开心的,没想到还挺有魅力的,能和这个大美人约会。

关键自己现在一穷二白,什么都没有。

公园比较小,人却特别多,王建设约会归约会,却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何姐,你大晚上的将我约到这来干嘛?

何玉兰柔媚一笑,跳舞啊,这的人都喜欢跳广场舞,你天天呆在家里不运动怎么行,走,我带你去跳舞。

何玉兰知道王建设着急了,故意不提那件事。

王建设哪里会跳什么广场舞,可是他已经被何玉兰拽到了人群中。

何玉兰十分开心,她示意王建设看别人怎么做,然后将王建设的手拿起来便放到了她柔软的腰肢上。

王建设的手刚放到何玉兰的小蛮腰上,他便双腿一软。

何玉兰的腰肢竟然比孙桃桃的还要细,摸起来很舒服。

他忍不住多摸了两下,何玉兰也不反对,只是笑笑,便带着王建设跳了起来。

王建设不会跳舞,不停的踩何玉兰的脚,何玉兰疼的很,却忍着,十分有耐心的教着王建设,慢慢的王建设也渐渐熟悉起来。

何玉兰柔软的身躯在舞蹈中不停的和王建设摩擦着,两个人的身体偶尔亲密的碰触,在他们贴在一起的时候,何玉兰还会故意去抓一把王建设的大黄瓜。

王建设哪里经得住这样的诱惑,很快下面边起来了。

他很想扑到何玉兰,做一些羞羞的事情,可是人这么多,他不能动手。

两个人继续跳,肌肤相贴之时,王建设发现自己迫切的渴望得到何玉兰这个小妖精。

他还不知道,其实何玉兰哪里是叫他来跳舞的,分明就是来勾引他的。

王建设欲火焚身,恨不得立刻将何玉兰压在地上。

他四处看了看,马上回家是不可能的,孙桃桃在家,回去后他只能一个人窝在房间里,多无趣。

他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想就在这公园里和何玉兰来个昏天暗地,绝对不要在像昨晚那样草草了事了。

何姐,我有点累,不如我们四处走走吧。王建设提议道。

何玉兰当然乐意,刚刚蹭了王建设那么久,她就不信这个男人不会想要,想到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,何玉兰就一阵激动,这可是她见过最大的一个了。

尝试过它的滋味,何玉兰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好事。

好啊,你想去哪,我就跟着你去哪。

王建设来到孙桃桃家快一个月了,平时会出来溜达一下,所以对这一片十分了解。

何玉兰自然也是清楚的,这个小公园有的地方很偏僻,两个人竟是心照不宣的朝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。

何姐,我到底哪好?

王建设想知道何玉兰为何会看上他。

何玉兰当然不会告诉王建设,她只是看上了他特殊的能力。

你哪都好,会关心人,做饭好吃,活还好。何玉兰说完,直接挽住了王建设的胳膊。

王建设停下了脚步,问:何姐,那你可知道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哪里?

他现在可是要带何玉兰去野战,不知道她愿不愿意。

何玉兰呵呵一笑,将一个纸团塞到了王建设的手中,那个俏皮的样子还真让王建设心动。

我知道啊,不就那个地方。何玉兰伸手,指向了公园的一个偏僻角落。

那个地方一般没人会去,尤其是晚上。

王建设看了一眼何玉兰手指的方向,又看了看手指的纸团,有点不解,这是什么?

你猜?

何玉兰说完将头靠在了他是胳膊上,笑眯眯的说:你亲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。

王建设身体一僵,这话怎么就那么熟悉,他记得这话孙桃桃也说过,心底感叹,要是眼前陪他来野战的人是孙桃桃该多好。

纸团揉的皱巴巴的,王建设并没有打开,猜测道:这不会是你写的情书吧?。

何玉兰汗颜,还没来得及解释,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公园的一角,那里有大片的树木,能跟把人遮挡起来。

算了,你扔了吧。

何玉兰也懒得解释了,过去便抱住了王建设,手朝着王建设的下面抓去。

建设,来吧,我可是想你一整天了。

王建设站在那没动,总有种不是他玩这个女人,是这个女人玩他的感觉。

何玉兰柔软无骨的小手很快就摸到了他的那里,有技巧的抚弄起来。

王建设闭着眼睛享受,刚刚心底的不快此刻已经烟消云散。

他觉得不管谁玩谁,能够和这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在一起办事,值得了。

何玉兰已经开始脱王建设的衣服,王建设也不怂。

这种事情他觉得不应该让女人主动,伸手直接将何玉兰的衣服给扒拉下来,手放到何玉兰的柔软上揉捏了几下,随后滑向她的腰际。

不远处有人路过,可谁都没往这边看。

建设,刺激吗?

王建设当然觉得刺激,这里虽然隐蔽,但是人来人往的,只要他们发出一点动静来,就会将人给吸引过来。

如此一想,王建设的大家伙便翘的更高了,他不客气的将何玉兰的身子转了过去,示意何玉兰将臀部翘起来。

他用手摸了摸何玉兰白净挺翘的臀部,笑道:刺激,怎么不刺激,只是摸摸都很有感觉。

何玉兰的臀部圆润挺翘,还特别滑溜,让人爱不释手。

王建设一直摸着,何玉兰都快急死了,她想念王建设的大家伙都一整天了,此刻到了这一步,不懂王建设还在那磨蹭什么。

她恨不得立刻抓起王建设的大家伙塞进自己的下面。

建设,有个地方更有感觉。

何玉兰刺果果的勾引让王建设的心情又好了不少,他掰过何玉兰的臀部,手伸到那往下摸了摸。

何玉兰的秘密花园,感觉那已经准备好了,他才掏出自己的大宝贝,朝着何玉兰的靶心扎去。

唔亲,亲爱的,轻点。

何玉兰被扎的身体一缩,整个人跟被顶穿了一般,不过她好喜欢这种被填满的感觉。

何玉兰身体被刺激的一缩,王建设的大家伙便被夹的紧紧的,他差点晕厥过去。

不得不说何玉兰的身体真的很稚嫩,而且紧致的很,只是被夹了一下,王建设就迫切的想快速活动。

我的大吗?王建设一边运动,一边问。

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牛,不停的耕耘着何玉兰那块肥沃的地。

何玉兰浑身颤抖,她特别想喊出声音来,可是她不敢,只能低声说:大,唔好大。

两个人便在那翻云覆雨起来,偶尔还得注意一下过往的路人,但尽管如此,两个人都大有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。

他们完全将孙桃桃抛在了脑后,而此刻的孙桃桃

孙桃桃回到家有点头疼,瞧见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她索性整个人躺在沙发上,想等王建设和何玉兰回来。

她的眼睛盯着厨房,脑海里忽然想起了王建设。

她想起了王建设在厨房忙活的背影,想起了王建设健硕的胸膛和结实的臂膀,更想起了王建设那雄伟的大宝贝。

孙桃桃的脸瞬间变得绯红,之后脑海里出现了王建设今天救她的场景。

她的心有些动容,想着想着,居然有点想要了。

孙桃桃被自己突兀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,她瞪大眼珠子,有点不敢相信。

可是这种感觉确实存在,她特别想发泄一下。

她看到不远处,厨房的案台上放着一个大茄子,她竟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,拿起了那个大茄子。

心底下意识的想起了那天,王建设的大黄瓜的头扎进去的异样感觉。

她浑身一软,拿起那个大茄子看了几眼。

虽然比王建设的大黄瓜小了一些,却比周小庄的大不少,她想起抽屉里有很多小雨衣,便拿着茄子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,将门给反锁上。

她三下五除二的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盒还没用上几个的小雨衣,利落的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个小雨衣,然后小心的套在了茄子上。

孙桃桃的心紧张不已,连呼吸都变得急促,她没想到自己竟是变得如此羞耻和饥渴,用茄子代替那个,臆想着是自己男人的大家伙。

她躺到床上,慢慢的将红色的小裤脱下,两腿岔开,双腿微微弓起,白皙的手指伸到两腿之间。

她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秘密花园,发现竟跟决堤了般,下面还酥酥麻麻的,她便将套着小雨衣的茄子拿了起来,慢慢的朝着自己的下面塞了进去。

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大茄子竟是如此容易的进去了。

进入的那一刻,她还是忍不住那股快感闷哼了一声。

可是这个感觉和王建设的大家伙相比好像终究还是少了一些什么。

此刻已经找不到其他代替物品,孙桃桃只能将这个当成王建设的大家伙。

她开始慢慢的进出,然后将速度慢慢加快,好让自己享受更多的快感。

如此快速的运动着,孙桃桃发觉这感觉也不差,不过她心底还是对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比较渴望。

孙桃桃正玩弄的舒服的时候,客厅忽然传来了开门声,紧接着何玉兰的声音响起,小桃,你在哪呢。

孙桃桃马上就要到达顶峰了,突然回来的何玉兰将她吓的赶紧将茄子拿出来,快速取下茄子上的小雨衣,将小裤朝着床褥下一塞,小雨衣丢进床底,过去打开房门。

玉兰,你回来了。脸上笑着,心底却很不是滋味,觉得特别难受。

何玉兰看到孙桃桃的样子有点怪怪的,脸颊绯红,心底狐疑起来。

但她并没有揭穿孙桃桃,将脚下的鞋子脱掉,太热了,拽着建设去公园走了一圈,累死了。说完朝着房间走。

孙桃桃应了一声,抬头时正巧和王建设四目相对,她慌张的低下头。

她刚刚可拿着茄子当人家的大家伙,臆想着跟她办事呢,心底多少有点心虚,害羞的转过身子,小跑回房间,心紧张到不行。

她才进去,便看到何玉兰跟个福尔摩斯一样在屋内到处乱看乱晃。

孙桃桃的心一下子变得紧张不已。

她是看出什么了吗?

孙桃桃心底担心,何玉兰已经好奇的朝放在床上的那根茄子走了过去,她拿起来看了两眼。

亲爱的,这里怎么有根茄子,还油油的。

孙桃桃紧张的呼吸都快停止了,忍不住偷偷庆幸,她刚刚机灵的将小雨衣给扔到了床底下,不然就被何玉兰给发现了。

却不知凭借何玉兰老道的经验,她一眼就看出那根茄子上的油是什么油。

哦,我本来想做饭来着,可是我发现我不会做油淋茄子,所以就拿着茄子搜做法,这不还没来得急去做,你们就回来了。孙桃桃解释道。

可说出口后孙桃桃就后悔了,她都觉得这个理由扯蛋的很,但是除了这个荒唐的借口,她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。

何玉兰像是听懂了一样,拿着那茄子看了两眼,戏谑的说:哦、这样啊!我看这油淋茄子还是别吃了,我发现这茄子已经被一张嘴吃过了。

她扔掉了茄子,朝着孙桃桃扑了过去。

说,快说,你是不是寂寞了。

何玉兰的手不停的挠孙桃桃,继续问:你家小鲜肉看起来那么壮实,你咋不试试。

孙桃桃的脸蹭的一下,红的跟苹果一般,狠狠的瞪了何玉兰一眼。

去你的,就会瞎说,你要觉得他壮实,你去。

嘴里那么说,孙桃桃心底却很难受,她何尝不想,可是那是自己闺蜜的弟弟啊!

何玉兰心中一乐,暗自道:哼,这么好的东西,老娘早就得到了,还会等。

不过,她却没敢告诉孙桃桃。

两个人继续打闹,可何玉兰的话,如同一颗种子,种在了孙桃桃的心里。

起初这颗种子安静不动,孙桃桃想着等老公回来了,她就更加不会那么想了,可是慢慢的她发现自己错了。

这一天周小庄根本就没有回复孙桃桃,而是第二天中午才回孙桃桃的消息,说是太累了。

而且周小庄并没有按照他说的过几天就回来,直接变成了不确定。

孙桃桃觉得周小庄好像变了,甚至觉得周小庄在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,变得如此的不在乎她。

起初孙桃桃很生气,可是后来她反倒很希望周小庄在外真有个人,这样她心底的罪恶感就没了。

这几天她快被钱有福缠疯了,也越来越想王建设的大家伙。

想着周小庄在外玩的嗨皮,她也可以在家放飞一下自己。

这天,孙桃桃和赵泉还有钱有福一起出去吃饭,孙桃桃又喝多了一点,钱有福因着家里有事回了家,她便一个人回去。

走在马路上,孙桃桃发现她脑海里有个想法居然越来越强烈,她竟特别想去和王建设睡一觉。

她想努力将这个想法忘掉,可是她完全做不到。

回到家后,孙桃桃蹬掉鞋子,朝着客厅内走,看到王建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客气的打了个招呼,建设,你看电视啊,玉兰人呢。

王建设看着满身酒气的孙桃桃,又心疼又无语,一个女人总喝成这样,肯定心底有什么事情,他不好多问,只能憋在心底。

何姐今天有事,说不回来了。

孙桃桃心中一惊,想着这是不是上天给她和王建设的一次机会。

每次和王建设差点发生关系,不是喝多酒了就是打雷,这次她能不能也装作喝醉了,和王建设发生点什么。

孙桃桃的脑袋已经被酒精麻痹的差不多了,加上她心底一直的期望,她大着胆子走过去挨着王建设坐下。

建设,你复习的怎么样了?

王建设心里一紧,这是想赶自己走吗?

还行,下个月就考试了。

孙桃桃一愣,下个月?那不就是说,还有二十几天他快要走了?

王建设见她呆住,刷的一下站起身,说:孙姐,你等下,我给你买了礼物。

孙桃桃见王建设跟火烧了屁股一样的离开,有些莫名其妙起来。

不一会儿,王建设手拿着一个包装袋走了出来,递给了孙桃桃。

这是我买的,你可以随身带着,防身。

孙桃桃一看,原来是瓶防狼喷雾,心里变得暖暖的,整个身子下意识的靠向了王建设,心底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都冒了出来。

她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,一个在乎她的人,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