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个男生被体育老师上|我们班的人喜欢捏我的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布袋寅泰中文吧
她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,她的一双玉手,熟练的在我的家伙上来回游走。不一会儿,我的家伙就分泌出来了一股润滑液。

噗嗤!噗嗤!儿媳妇的手快速的抖动着。

我的家伙越来越硬。

老公,你怎么比以前厉害这么多啊?儿媳妇感受到了我的变化,诧异的问道。

我不敢回答她,害怕被她听出来,毕竟,我和儿子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。儿媳妇仍旧没有怀疑我,她见我不说话,就不再问了。

老公,咱们今天玩后入吗?趁着公公没回来,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,好刺激啊!儿媳妇扭动着腰肢,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。

她圆润,丰腴的大屁股立刻撅了起来。我强忍住呼吸,朝她身后走了过去。我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大屁股。儿媳妇的玉臀,非常的有弹性。握在上面,就像握住了两个大柚子,我用手抓了一下,两个大柚子一阵左右摇晃,儿媳妇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。

哎呀,你坏死了,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。儿媳妇脸色潮红的责怪道。

我渐渐放慢了力气。我的手掌在她臀部,从上到下,缓缓的游走了起来。儿媳妇在我的抚摸下,不由得有了快感,她忍不住吭吭唧唧的喘息了起来。

哎呀,难受死了。不要啊,人家受不了了!儿媳妇难受的喊了起来。

她喊的声音越大,我就越兴奋。我的手游走的速度更快了。儿媳妇娇喘的声音此起彼伏,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摸了几分钟后,感觉时机差不多了。我捏着早已滚烫发热的铁棍,在她的大柚子上摩擦了起来,蓄势待发!就在这时,意外发生了,儿媳妇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,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爸!是您吗!您快停下来啊!我是您儿媳妇啊!咱们不能乱来!儿媳妇认出来了我,她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。

苟且半天的男人,竟然是自己公公!儿媳妇羞愧难当。

不行!儿媳妇,你委屈一次吧,爸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,憋得难受!

什么伦理,什么道德,早就被我抛之脑后。现在,我满脑子只想着做爱只想着把年轻貌美的儿媳妇给草了!我滚烫的铁棍子,已经抵在爱的入口了。只要往前一挺,我就会达到西方极乐世界!

呜呜呜!不要啊!儿媳妇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。她万万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被公公给睡了。

我正准备占有儿媳妇的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接着,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,儿子回来了!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提上了裤子。儿媳妇也急忙站了起来,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。门打开后,儿子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。

这时,家里也来电了。

儿子打开了开关,屋内顿时亮了起来。

媳妇,你哭了?儿媳妇的双眼有些红肿,儿子担心的问了起来。

没,没有儿媳妇摇了摇头,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。儿子没有多疑,跟在儿媳妇身后走进了卧室内。

过了一会儿,我们一家人就开始吃晚饭了。

儿媳妇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,走了出来,那条深紫色的牛仔裤,紧绷绷的勒着她的玉臀,看的我内心又是一阵火热。

经历了刚才的意外,儿媳妇对我有些抵触,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,故意和我离的很远。

媳妇,爸,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,儿子突然开了口。

什么时候回来啊?我表面上波澜不惊,心里乐开了花,儿子走了,家里岂不只剩下我和儿媳妇两个人了。

要一个月以后了儿子回答道。能不去吗?儿媳妇明显有些紧张。

不行啊,你也知道,老板很器重我,这次的出差,任务非常的艰巨,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,儿子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,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。

不吃了!儿媳妇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,她一转身,扭着紧绷绷的臀部,朝卧室走去。

我也不吃了我匆匆扒拉了几口饭,也回了卧室。

儿子一脸的茫然,都怎么回事?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?儿子一阵喃喃自语。

躺在了床上后,我怎么也睡不着,我依旧满脑子都是儿媳妇那珠圆玉润的蜜臀,她的臀部,像是注满了水的气球,用手一摸,吹弹可破。

到半夜,我做了一个春梦,梦见儿媳妇用她那丰满的蜜臀,骑在了我的身上,不停的摇曳第二天早上醒来后,我发现被窝里湿了一大片,我突然感觉有些心酸。

我操劳了大半生,给儿子成家立业,可如今,竟然连根女人毛都碰不到,只能靠着半夜做春梦,来发泄生理需求,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卑微。

起床后,儿子已经出差走了,家里只剩下了我和儿媳妇两个人,儿媳妇明显在故意抵触我,她连早饭都没有吃,就去上班了,故意减少和我在一起相处的时间,我很失望。

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,儿媳妇一直躲着我,偶尔见面,我和她打招呼,她都爱理不理的,儿媳妇这样对我,让我很难受,但,我对儿媳妇那丰满,圆润的蜜臀,越来越渴望了。

这几天,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,儿媳妇学人穿起了热裤,短短的热裤,只能到大腿根,儿媳妇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,每次看见她,我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,但,儿媳妇还是故意躲着我,我没有机会接触她。

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,几天后,小学校长突然打来电话,儿媳妇低血糖昏迷了,让我去接她回家,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!

接到电话后,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学校,办公室的沙发上,儿媳妇已经昏迷不醒,她那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,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,引人垂涎,我看着她的大长腿,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。

和校长寒暄了几句,我就背着儿媳妇回家,在回家的路上,我的手一直在儿媳妇的蜜臀上,不停的乱摸,儿媳妇的蜜臀充满了弹性,用手捏一下,蜜臀不停的乱颤,我的心脏也跟着不停的狂跳,儿媳妇虽然低血糖昏迷了,但,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,儿媳妇还是有一些意识的,她感觉出来了,我在占她的便宜,但,她在昏迷之中,根本说不出话来,只能任由我在她的玉体上乱摸,我的手在她的蜜臀上不停的上下游走。

摸了一会儿后,我的胆子越来越大,一咬牙,把手伸进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,在她玉腿的内侧抚摸了起来,她玉腿上的肌肤,光滑,细腻,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,我暗暗赞叹,儿媳妇真是人间极品,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,我摸的欲仙欲死,儿媳妇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,被公公一直揩油,她快要气死了,她很想反抗,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,只能趴在我的后背上,不停的翻白眼。

从学校到家,步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,这十五分钟,对儿媳妇而言,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,可十五分钟还是很快就过去了,我背着儿媳妇回了家,儿媳妇以为回了家,我就能放过她了,可是,她错了,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。

我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,接着,我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,儿媳妇白皙,肌肤如牛奶般的玉脚顿时露了出来,我把她的一双玉脚给抱在了怀里。

儿媳妇,你低血糖,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我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,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,握在手上,滑滑的,软软的,我抱着她的玉脚,一阵阵的心猿意马。

儿媳妇已经睁开了眼睛,她愤怒的看着我,她在用眼神威胁我,让我放开她,可她越是这样,我就越兴奋,我就喜欢儿媳妇的这对玉脚,她的这双小脚丫,我能抱在怀里玩一年。

儿媳妇,爸给你好好按按,你的身子弱,按按促进血液循环我的手顺着她的玉脚,往上摸,不一会儿,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,儿媳妇的小腿曲线优美,没有一丝的赘肉,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种享受,正摸着摸着,儿媳妇突然恢复了知觉,她抬起玉脚,一脚踢在了我的脸上,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不要脸!被我摸了这么大半天,儿媳妇气的满脸通红,把我踢倒后,她生气的走进了卧室内,我看着她的背影,一阵不舍,我还没摸够呢,怎么就走了呢!儿媳妇回到了卧室,把她屋里的门给紧紧关上了,我知道,占有儿媳妇的计划,再次失败了。

我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间,我躺在了床上,仍旧对儿媳妇的那对玉脚流连忘返,我把给儿媳妇按摩过的手指放在鼻孔下嗅了一下,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气,这是儿媳妇玉脚的味道。

经历了这件事之后,儿媳妇对我愈加防备了,儿媳妇连穿衣服都变得保守了起来,她再也不敢穿热裤了,每天都穿起来了牛仔裤,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,可她不知道,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同样迷人,那深紫色的牛仔裤,勒的紧绷绷的,她走路的时候,丰满,圆润的玉臀一直不停的左摇右晃,就像是在对男人招手,草我吧,使劲的草我吧!

我和儿媳妇彻底陷入了冷战之中,儿媳妇每天早出晚归,故意躲着我,她每天出门之后,连卧室都会上锁,我已经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,但,我对她那对玉臀的渴望,却没有丝毫的减退。

一天下午,天色已经很晚了,儿媳妇却还没有回家,我不由得有些担心,一般到这个点,儿媳妇都会准时回家,今天,她一直不回来,我放心不下她,儿子不在,我就是儿媳妇唯一的亲人,照顾儿媳妇,是我的责任。

我下了楼,朝学校走去,我想去接她,来到了学校门口,果然,儿媳妇遇见麻烦了,她被几个身上纹着刺青,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给盯上了,儿媳妇长得好看,附近的几个小流氓早就对她垂涎三尺,终于在今晚动手了。

看见这么多的坏人,儿媳妇一脸的惊慌失措,几个小混混嚣张的笑着,朝着儿媳妇步步紧逼,给我住手!危急时刻,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,身为公公,保护儿媳妇义不容辞。

爸!你小心啊!儿媳妇虽然和我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,但再怎么说,我们也是亲人,她还是很担心我的,见我要和小混混们扭打在一起了,儿媳妇下意识喊了一声小心,这一句小心让我心里暖暖的,儿媳妇心里还是有我的,我和小混混们打架更加卖力了,我虽然年龄大了,但这么多年一直从事体力工作,身体非常的强壮,而且,年轻的时候我还学过几年的拳脚功夫,和这几个小混混动手,完全不在话下,我三下五除二,把小混混们打的连连后退。

哼!给我记住了,她是我王老汉的儿媳妇,以后谁敢碰她一根汗毛,我跟你们没完!小混混们被我打的屁滚尿流,临走的时候,我一声冷哼,气势如虹,小混混们被我彻底吓到了,他们走后,儿媳妇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。

爸,谢谢你啊冷战这么久,儿媳妇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。

没事的,保护你,是我应该做的我笑了一下,满不在乎的道。

爸,你受伤了!刚才和小混混们不停的打架,我虽然打赢了,但身上还是挨了不少拳脚的,我的胳膊上,胸膛上,有好几处淤青。

回家我给你擦点药酒吧,儿媳妇毕竟是教师,素养非常的高,见我为了救她受了伤,她心生感激,对我以前不好的印象大为改观,我点了点头,和她一起朝家里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