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游泳教练水中啪小s货再浪些|捅开宫口撑到极致求饶总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布袋寅泰中文吧

老王干了十几年的校医了,一直勤勤恳恳,工作认真,每一届的学生都很喜欢这个亲切的老叔叔。

只是今年,老王却遇到了一个很心烦的事情。

今年一个大一的女学生,叫靳小小,长得非常像老王过世的妻子,而且更为神奇的事,老王的妻子名字当中也有一个小字。这不仅让老王尘封多年的感情萌了芽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多年没有夫妻生活的他,只要见到靳小小,就会想要,而且很久都不消停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也总是回梦到当年每晚和妻子云雨的场景。

潜移默化之下,老王开始对靳小小有了不一样的念头,特别是现在到了夏天,靳小小经常会穿一件牛仔小短裙,这让老王更加把持不住。

夜深了,躺在值班室的老王辗转难免,心里一直都惦记着那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,靳小小。

突然!

咚咚咚……

门外想起一阵敲门声,老王惊了一下:“谁呀?”

“是我,王医生,麻烦你开下门。”

听到这声音,老王顿时面露喜色,这么晚了,靳小小怎么来了?

“来了,来了。”他赶紧起身,穿着个四角裤就去开门。

“王医生,我肚子疼,您能不能帮我看看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吃坏了东西,从熄灯开始就一直疼,要不是疼的受不了,她也不会半夜来敲老王的门。

只是她刚要进门,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老王的下方。

这,这什么形状!

靳小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长这么大,她还没见过男人这样,可是就算如此,这看上去也太吓人了!

可怕,太可怕了!

作为一个经常在深夜被室友带着讨论男女之欢的雏儿,靳小小此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转身就走?可是肚子一阵一阵的疼。

那就这么硬着头皮走进去?可是老王正堵在门口,她瞧着就害怕。

老王将靳小小的反应看在眼里,老脸一红,口中却老成持重的解释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会半夜来找我,我睡觉都这样的,这是我多年的习惯,你不用害羞,快进来吧,夜里凉,别加重病情。”

这样一说,靳小小立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,赶紧道歉:“对不起,王医生,是我想多了。”

说着,靳小小就侧着身子从准备从门缝中挤进来。

老王的火气未消,一直都保持着状态,这时候陡然闻到靳小小身上的香味,他心中一荡,不由自主的往前一靠。

啊……太舒服了,老王心中无比享受,多年没有的那股躁动如澎湃的洪水击打着他的理智。

靳小小没想到自己竟然跟王医生来了个这么亲密的接触,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“说吧,是感冒了,还是吃坏东西了?”老王抑制心里的那股冲动,转过头关心的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吧……”毕竟对方是个老医生了,这个身份打消了靳小小诸多不堪,老老实实的低头搭话。

老王这时候关好门,抬头刚要说话,神情顿时一愣。

只见幽幽的灯光下,靳小小高挑的身材在睡衣里若隐若现下,脖颈是如此的修长,上身瘦削的弧线到了臀的位置便极具诱人的凸显出来,这个臀怎么样也得打个八分吧?

老王晃了晃眼,又看向靳小小的前面,心头更是一荡,俏丽挺拔,彰显出傲人的资本,特别是最上方。

这才是年轻的身体啊!即使没有穿塑形衣,她的胸型还是如此的好看!

“你先躺下吧,我来给你号脉。”老王忍住心中的冲动,表情自然的说道,却不知他看到此刻诱人的靳小小,有了不一样的念头。

靳小小有些好奇,号脉这个词听起来好遥远,难道王医生还是个中医?

仿佛看出靳小小的犹豫,老王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样道:“唉,你们年轻人啊,生病了就知道打针吃药,全然不知中医才是医学界的瑰宝。”

“哦哦,我懂,西医有副作用是吧?”靳小小不敢反驳老王,况且这个道理她也懂,于是顺从的躺下。

“那我给你看看。”老王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开口说道。

靳小小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,俏脸红红的。虽然现在是看病,但她依然感到很害羞。

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身体,老王只觉得燥热无比,他收敛心神开始给靳小小检查身体。

“别怕,按我推断,你应该是吃了太多凉的,得了暂时性的宫寒。”片刻后,老王开口道。

“宫寒?”靳小小疑惑道:“那需要吃药吗?”

“吃药有副作用,要不,我给你按摩一下吧?”老王尽量保持镇定说道。

副作用不假,但他主动提出按摩却是带着私心,好不容易有了接触靳小小的机会,他心里起了邪念,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。

“那王医生,你帮我按按吧……”犹豫了一下,靳小小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老王内心激动,看着靳小小躺在那娇俏可人,任君采撷的模样,他忍不住就起了反应。

靳小小其实有些排斥被男人接触,不然也不会一直没谈恋爱了。

可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王医生那一双大手揉了一会以后,她竟然真的觉得肚子好受多了,特别是那双大手上面传递来的温度,让她异常的享受。

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,隐隐让她有种期盼的感觉。

贪恋这种感觉的靳小小,下意识的闭上眼睛。

看着靳小小那一脸享受的样儿。

老王内心还是有点小得意,说起这个手法,还是他专门从别人那里学来的,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在他的绝技之下,都会舒服沉迷。

“嗯――”

耳边传来靳小小情不自禁的叫声,老王心中好一阵激动,他咽了口涂抹,手开始缓缓朝上面移动。